用户名:
密码:
  • slideshow_large
  • slideshow_large
中国西部第一艺术门户
艺术争鸣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争鸣
复杂而坚硬的中国写实主义
作者:张 杰  来源:西部艺术网  时间:2013-09-28 14:24:43  点击:1598

 

   印象派式的反方向尴
   1874年,塞尚沙龙在一位摄影师的工作室里,举办了一次被西方传统绘画认为“缺乏修养和外表草率”的展览,因其中有一幅莫奈的《印象:日出》,参加该展的艺术家们被一位评论家以嘲笑的方式命名为“印象主义者”。于是第一个现代主义色彩的画派诞生了。
同样,受塞尚“大自然中的一切都可以简化为柱体、球体和锥体的各种形式”观点影响、彻底颠覆西方文艺复兴时期以来确立的视觉秩序——直线透视法、直接开启西方现代抽象绘画的大门的新画派——立体主义画派的被命名,同样有着戏谑的成分。“新画派名为立体主义,这是1908年亨利•马蒂斯给它起的戏称:当时他看到一幅画,画上的立方体外形令他惊叹不已”,法国诗人阿波利奈尔在他的《美学沉思录》中说。
nbsp;  1911年,立体主义画家首次到法国之外的布鲁塞尔举办画展。“我在这次展览会的前言中,以参展者的名义,采用了‘立体主义’和‘立体主义画家’的名称”,阿波利奈尔写道。阿波利奈尔因此被称为充分认识到立体主义画派重大意义的“第一人”,被毕加索称为立体主义的教皇,《美学沉思录》则被视为立体主义的“圣经”。
  贡布里希在他的《艺术的故事》里不无感慨:如同“哥特式”、“巴洛克”或“手法主义”等名称的贬义被遗忘一样,连同画家自己最后都接受了这些名称。
  中国写实主义也有着相同的尴尬经历,而且远没有上述西方画派幸运地成为世界著名的画派。上世纪初,写实主义绘画被印象派止住在西方的兴盛步伐后,被徐悲鸿、林风眠等引进中国,因其写实性对于社会现实的艺术观照及其有力的现实感和表现力,在东方这块以抽象或写意为特长的土地上灵魂附体似地“起死回生”,并日渐呈星火燎原之势。中国似乎转瞬间成了一个写实主义大国,而且目前尽管中国写实主义正面临各种现代艺术形式和市场的冲击,但中国依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写实主义大国。
  富有戏剧色彩的是,写实主义遇到与在其母语国度如同印象派和立体主义等相似但方向相反的尴尬——上世纪80年代后,它在中国逐渐变为一个政治化、概念化和缺乏艺术含量的落后符号,和令人眼花缭乱粉墨登场的各种当代艺术形式相比变为一个落伍的代名词,写实主义画家也曾一度被像印象派和立体主义一样被戏谑。而始作俑者徐悲鸿则因引进当时在西方式微的写实主义,被认为使中国绘画倒退了几十年,甚至被中国的抽象主义者或意象主义者们称为中国绘画的历史罪人。
   然而,最近一个具有商业色彩的活动——写实画派和北京时代美术联合举办的“交通银行•时代杯——中国青年写实艺术大展”,令写实画派的画家们感到有些欣喜和意外。担任该活动评委的著名写实画派画家袁正阳说,“在写实绘画被边缘化这么多年的今天,还有这么多年轻人热爱写实绘画,的确是一个很有意义的现象”。时代美术馆执行馆长高文漪女士称,该活动缘于和写实画派艺术家去年年初的一次谈话,同时她认为该活动也为商业资金进入文化艺术市场,寻找到一种合适的操作模式。他们决定将中国青年写实艺术展设定为每两年一届。
   担任该展评委的中国写实画派代表画家、中国油画院院长杨飞云表示,中国油画院于4月10日左右举办的第二届“挖掘•发现——全国油画新人展”,共收到千名作者近9000幅作品图片,经过图片初评和原作复评的多轮严格筛选,最终选出了140余位画家的160余幅作品参展,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和期待的以发现和挖掘青年画家为目的的写实主义展览。2009年9月23日,历时5年、耗资1.0156亿元、由中宣部、文化部、财政部主办的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展。2010年11月13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艺术司、中国油画学会、北京画院共同主办的“油画艺术与当代社会—中国油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2010年12月1日,在保利5周年秋季拍卖会“现当代中国艺术夜场”上,冷军、艾轩、王沂东、陈逸飞等写实画派画家作品刷新艺术家个人作品世界拍卖纪录。今年,写实画派将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作品展。近期,各种美术或团体机构组织的艺术家写生活动频频出动……连业内人士都断定,中国写实主义绘画在经历现代主义和市场主义的冲击后,在热钱寻找去处的社会背景下,回潮或曰复苏了。

   徐悲鸿是历史的罪人吗
   “不是徐悲鸿,别人也会引进西方写实主义”,中央美院油画系教授、第四工作室主任马路,被称为第一个把德国新表现主义绘画艺术引入国内的油画家,与著名写实画家杨飞云是同班同学。作为国内一流的超级抽象派画家,他对中国写实主义的评论也许更具有一种旁观者的清醒和令人信服的说服力。他曾在上学阶段和同学一起出去写生画大海,因为晕船呕吐把大海画成了深颜色而遭到老师写实主义标准的批评。他现在想那幅画应该就是自己最初的表现主义作品。他没想到的是一直坚持画出自己大脑中所呈现世界的自己,后来竟然成了一位具有德国新表现主义色彩的抽象画家。
据马路介绍,1949年入学中央美院、后来成了中央美院院长的著名画家靳尚谊,曾回忆他们那一代画家当时之所以拼命练写实基本功,是因为他们是把写实艺术当成一种科学来对待的。那时,中国最需要的就是科学,而科学就是真理,艺术界根本就没有所谓在写实艺术里加入写意或中国绘画传统成分的概念。作为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批画家,在靳尚谊他们眼里,就是要很逼真地把一个东西画出来。因为把一个东西像相片一样画出来,特别具有象征意义,那意味着一种最高的艺术境界,而之前中国从来没有过这种技术。
   马路认为当时的中国和苏联十分相像。“那是一个国家的事,如果没有徐悲鸿或其他人出来,如果大家都不搞现实主义的话,那一段可能是一段空白”。当时的中国政治不需要别的艺术形式,只需要以写实主义为特长的现实主义绘画,它也与当时中国普遍的社会审美水准一致。而对于徐悲鸿引入写实主义的作用,马路同样有客观的表达:“如果不经过写实,我们对视觉的研究就缺少很多东西,中国绘画还会回到中国传统的窠臼,不过这也不可能,因为总会有人会吸收别的东西。也可以说,没有写实主义,也不可能有后来的现代派。”
   马路表示,作为专业人士,对于艺术的审美有可能从写实主义跨越到现代抽象主义绘画审美,但普通观众则不可能达到。退一步说,即使把徐悲鸿说成是历史罪人的画家,也并非没有练习并熟练掌握素描等写实主义技术。作为一个画家,可以不追求写实主义的表现方法,但只要学画画都必须经过写实阶段的训练,即使中国传统绘画也要经历模仿写实的阶段。以风格标准来说,写实主义在中国本身就是当代艺术的一部分,没有写实主义也就没有上世纪80年代之后的各种现代主义艺术。
   其实,写实主义在中国应该是从受苏联影响的解放区延安鲁艺开始的,而在白区则以表现主义为主。新中国成立前后,延安鲁艺所倡导的写实主义正好与徐悲鸿所引入的西方写实主义相遇而不谋而合,体现了一种对五四运动以来蔡元培所提倡的西风东渐的历史潮流的顺应。当时,徐悲鸿除了改造走入死胡同的中国传统绘画的想法外,他认为写实主义对于唤起民众会起到一种最直接的作用。于是,在徐悲鸿、罗工柳、董希文、冯法祀等带领下,靳尚谊、詹建俊等新中国第一代写实主义画家被培养出来。这一代画家除了受西方写实主义影响外,同时还接受了苏联模式的训练。由此,写实主义正式开始了在中国扎根、开花和结果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政治对于中国写实艺术的塑造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也可以说政治塑造了中国的写实艺术。政治参与甚至主导中国写实艺术曾一直为西方世界所诟病,但当西方社会把这种艺术当作一个特定历史时期的标本来看待时,则重新发现了政治写实主义作品的意义和价值。曾写过《徐悲鸿——艺术历程与感情世界》一书的中央美院教授、民间美术系主任、著名旅美画家杨先让,在旅居美国休斯顿时一次自己的作品展上,发现美国人对自己的作品并不反感,并透过作品开始研究作品所处时代的社会形态和时代精神特征。而杨先让则不只一次表示,当年他和他的同学和朋友当时并非如人们所说完全沦为一种政治工具,而是在艺术创作中真诚地投入了极大的激情,他们并没有在具有政治色彩的创作中失去艺术的自我——“并没有人拿枪逼着我们画画!”。杨先让在谈到对徐悲鸿美术教育思想的指责时说:“徐悲鸿用西方写实主义的方法改造中国绘画,并不是让你用素描代替国画,而是让你从西方写实主义中吸取营养丰富自己,你自己理解不了反而把它们对立起来,那是因为你自己笨!反过来把责任推到徐悲鸿头上,更是不应该!”
 “这里有一个视觉疲劳的问题。徐悲鸿当时画的完全是中国画体系,他看了西洋画之后特别感动。他学画时,父亲徐达章并未让他临摹《芥子园画谱》,而是让他到现实生活中去画。后来,在上海看到了西洋画,接着认识了康有为,看到大量西方画册。1918年又在北平画法研究会和蔡元培进行交流。他从故宫的藏品中认识到中国绘画存在的问题,意识到中国绘画要改革。他就到西方去取经。为什么是写实?因为徐悲鸿要办学,教学生就要从ABC开始,就像学芭蕾舞就要从弯腰、劈叉开始一样,学画画就要画石膏、画模特、写生等。学校的训练就是写实,他的目的也是写实,掌握了写实能力的学生毕业后自然就会表现社会现实”,这是杨先让对自己的老师徐悲鸿美术教育思想的理解,他反对以对立排斥的方式把徐悲鸿孤立出来,因为他觉得肯定一个打一个的做法没有必要。他认为叶浅予、黄胄和徐悲鸿的思想在本质上都是一致的。
   2010年是徐悲鸿115周年诞辰,在被问到有人说徐悲鸿生前死后一直存在争议,甚至被指使中国美术倒退几十年的问题时,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平静地说:“我觉得这种现象并不奇怪,因为事物都会变化,但是真理不会变化,真理永远存在。不管怎么变、怎样说都是少数人,多数人都会拥护真理,所以我不担心。我觉得有这种现象也是必然。因为西方的现代派艺术肯定会泛滥出来,中国也不例外地会有人接受,但是人民不会喜爱,这一点非常重要。”
在被问及怎样评价徐悲鸿的美术教育思想时,廖静文同样十分坚定地回答:他的美术教育思想还是被肯定的,现在的美术学院还是遵照悲鸿的教学体系在执教。这个不会有问题,他的教学体系谁也改不了。
   中国写实主义的体温
   “我喜欢童年的简单与纯净,怀念当年的巨大精神财富。因此,我在画中安置了一些童年记忆深刻的人物形象,比如爆米花的人,磨刀的老人,以及记忆中父亲的形象!”这是参加“交通银行•时代杯——中国青年写实艺术大展”的沈阳青年画家万弘巍,几年前在日记里写下的一段文字。万弘巍因事未能来北京参加这个展览,但他赶上了3月20日刚刚结束的“交通银行•时代杯——中国青年写实艺术大展入围展”,他有两幅作品参展,一件获了优秀奖,另一件被入围。万弘巍的这段陈述道出了当下青年写实主义的艺术状况,青年写实主义画家对于现实感和个人性的表达有更为突出的表现,其中也有一些画家在自己的作品中加入了现代主义艺术观念,即以写实手法表现现代价值判断和个人情感。
   此次展览的金奖获得者是在太原理工大学教授绘画的山西新绛青年画家张宏,他的一幅叫做《画家》的人物肖像作品以其冷静而卓著的表现力赢得了写实画派评委的青睐。张宏画的是他在2008年中国油画院学习时的同学——老大哥,他说他之所以画老大哥是因为他人很好,大家都很喜欢他。从其话语和画面里都让人感到一种来自画家人性深处的温暖,这是他作品的感人之处。在他这幅作品的技术主要受14世纪北欧尼德兰平民画风格的影响。他说自己走向并一直坚持写实主义只有两个字:喜欢。
   另一位金奖获得者是正在中央美院有着“大师班”之称的高研班学习的张俊明,他称写实主义是一种技巧也是一种观念。其获奖作品《和平年代——老兵工厂之二》有一种想把照射在被时代废弃的兵工厂里金黄而温暖的光线留住的强烈用力。他说那幅作品里的兵工厂已经不存在了,正在画的另一个大工厂也会马上消失。这让他感到一种画家的无力感,他只能试着用一幅幅作品在一个以信息覆盖和拆迁为特征的时代,留住那个行将完全逝去的工业文明时代的蛛丝马迹。
   他们的评委杨飞云是中国写实画派的发起人之一,更是一位中国现代油画界重要的代表人物。他称自己是偏好写实绘画里面偏古典的表现力和古典绘画里的精神内涵,喜欢追求绘画的永恒价值和精神情感审美的浪漫色彩和理想主义。而写实绘画对于他的吸引在于,其表达现实比较严谨性和具有高度归纳概括的能力。虽然写实主义不是一种时髦的样式,但它不会过时,在绘画史上出现苍白概念时,往往能够抑制和校正绘画的理念和弊端。写实绘画必须关注现实和到大自然去观察和捕捉,而且必须要有足够的写实能力和基础。
   在杨飞云看来,绘画不只靠知性和理性,更重要的是靠心灵感动和心灵对事物的热情。绘画属于生命和灵魂,而不只是思考性和逻辑智能性。他认为写实绘画之所以在现代中国取得了发展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在中国文化发展历史上,虽然曾经有雕塑、壁画和工笔等写实艺术形式,但写实绘画始终没有真正发展起来,在这方面中国人还有很多内容可以做,写实绘画对我们的文化历史是一种补充。杨飞云特别提出中国人在虽然音乐、舞蹈等方面没有显示出长处,但在绘画方面的悟性很强,而且绝对是华夏民族的长处。他提醒中国画家,写实主义对于我们来说只不过是换了一种绘画品种和材质,而在绘画的共性上写实主义和我们则有很多天然共通的东西。
   中国写实画派的另一位宿将袁正阳,则称写实主义是一种原生态的艺术形式,它不是一个态度和方法问题,而是一种世界观。作为一个写实主义画家,他认为写实完全是一个人的天性需要。它不是靠传承,而是符合了一个人的内心需求。他提醒年轻写实画家要专心表达自己所专注的世界,不要受别人观点的干扰。写实主义和其他当代艺术样式不同之处,当代艺术表达类似一种时事需要,有点像新闻报道或时事政治,但又解决不了它所关注的问题,比如民生问题等。但抽象艺术却给了他一种启示:你的东西一定要与别人不同!
   作为新中国美术现实主义创作体系培养油画代表画家之一的著名油画家中央美院教授马常利,谈到当年的创作时,觉得自己的作品和当时的政治运动联系相对较少,最大限度地保证创作个性和自由度。几十年下来,他只有一次应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之邀,画过一幅内容为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的革命历史画。而他的大部分作品只是宏观上表现了新中国成立以后,整个社会生活特别是劳动群众的一种变化。如果说和政治有关的话,也是因为其作品肯定、歌颂了这种社会发展。他说自己不像一些画家画“三反五反”或文化大革命等阶级斗争,从而保证了自己最初对艺术的追求。他说自己的作品整体上是表现真善美,比较注重抒情性和诗意。

   写实主义落后了吗
   抽象、装置、行为和新媒体等当代艺术形式兴起之后,写实主义被贴上落后与陈旧的标签,但这个标签的前提是以西方艺术史为参照标准的。马路认为这种风格性质的判断显得有些滑稽和模糊,他说若以此作为标准,无论抽象、写意,还是表现主义都已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前的历史——只要画画都是落后的,而行为艺术、新媒体艺术同样也会显得落后。目前,被认为最先进的大艺术观,产生于上世纪70年代德国后现代艺术家博于斯的艺术思想:艺术家要规划整个社会,改变每个人的生活,才是真正的艺术。这种极值的宏观艺术表述使其后的世界艺术开始收缩,艺术家只能从各个艺术单项着手。比如行为艺术被普遍认为具有强烈的震撼力,从这个意义上,“9•11”则是最具震撼力的行为艺术。
   当代艺术评论家、《艺术跟踪》主编徐聚一,则认为写实主义不是一个具象与抽象的概念,写实主义有一个特定历史设定,说白了它是为政治或某个东西服务的,写实艺术本体反而是第二位的,这也是它一直被人诟病的原因之一。那些画得像照片一样的写实主义作品,反而是对当代社会现实的一种逃避。
针对中国写实主义,靳尚谊发现一般人们所说的写实油画都被认为是一种风格,其实并非完全如此。他认为写实是油画的品种特点之一——它就是一个写实的画种,和中国画不一样,中国画本身就不是一个写实的画种。而所有画家都必须有写实的基础,否则任何风格都画不好。因为该画种的美感就是从真实里提炼出来的,和中国画里的线、笔墨这些非写实的方法不同。他表示自己也只是学习实践了西方古典写实主义,我们还需要继续往前走把古典主义之后的写实主义吸收过来,中国写实主义就发展全面了。针对中国写实绘画曾经经历过的冲击所带来的信心不足,靳尚谊的回答是:这是中国自己少见多怪的现象!他说任何艺术搞得好都能永远留下来,任何风格搞不好都不行。
   曾于1999年获美国文化界最高奖——麦克•阿瑟奖的中央美院副院长徐冰,在谈到写实主义时,认为写实主义作为一种艺术的基础,并非只是训练学生把一个东西画得逼真,实际上是对人的质量的训练,是一个质量提高的过程,而人的质量的提高对做任何形式的艺术都是一种必需。
   杨飞云以自身多年的写实创作体验为基础所做出的解读也许更具有说服力。他认为写实绘画具有一种很强的生命力,在人类历史上——特别是从油画诞生一直到成熟几百年,从古典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可以看出,发明油画不是为了抽象主义或别的观念,而是从写实的角度发明了油画。从乔托的壁画到集写实油画大成的伦勃朗用了二三百年时间,可以看出写实绘画是一种非常有力量的表现力,不是一种风格、流派,也不是一种样式,而是一种根本的表现力。它既能表现浪漫主义也能表现现实主义,同时涵盖了绘画语言里的所有元素,而且可以把个性表现到极致,所以它并不是一个很狭隘的东西。它是一种能够接近人民的艺术。它在记录人类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同时,把写实绘画艺术带到最高水平,这正是写实绘画本身的价值。中国无论从学习借鉴和把油画引进中国,还是建立院校、培养学生,都是从写实绘画开始,把写实绘画当作一种标准的。100年来,写实绘画一直是中国绘画的主力。经过5代人的积累,写实绘画在中国不但扎根而且有了自己的发展体系。把一批批学生培养成艺术家,在中国从事写实绘画的人群最大,而任何一种绘画形式都要从写实绘画入手以呈现其艺术水准。写实绘画在今天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样式问题,更不是再现描述现实的问题,它已经由古典写实、浪漫主义写实、表现性的写实、超写实、抽象表现的写实,在具象写实基础上有所发展,很明显写实绘画在中国已经拓宽了它的疆域,它的表现力已经被挖掘到很深的层次。
 “我们不断组织中国写实绘画的展览实际是针对中国写实绘画与中国画、抽象绘画以及其他现代绘画相比一点都不弱的现实,而且具有很高的水平。写实绘画对于当代人的生活和情感很有表现力。在世界范围内写实绘画好像式微成为一种非主流艺术,但在中国却恰恰相反,写实绘画一直备受关注,很多人因为这种热爱而一辈子从事写实绘画,这让我们觉得组织这些活动非常有意义”,杨飞云谈起写实主义不只如数家珍,而且让人有一种荡气回肠的激情。
著名美术评论家殷双喜从市场的角度解读中国写实主义,他认为中国写实艺术在当下不存在低谷和高潮的问题,它所表现出来的兴旺是因为收藏市场的追捧,所谓活跃是指活动活跃,并非和写实艺术本质有关。他认为写实艺术最根本的是和表现人有关,比如写实主义作品10件有七八件都是在表现人,这是值得写实画家思考的问题。针对近期书画市场中国写实主义作品的强势表现,金融资深媒体人孟黎介绍说,资金运作对书画市场影响巨大,与之相比真正的收  藏家在资金上呈现劣势。据苏富比拍卖透露,亚洲书画市场只有新近涌现的新买家对当代艺术感兴趣,而传统买家则更多地关注写实艺术。
    其实,写实主义的冷与热是缺乏理性的社会环境和时代精神所致,当下写实主义变热除政治因素外,和利益追逐有关。写实主义之所以具有一种持久的精神魅力,从根本上说,除了其具像语言外,还因为它的确表达了人性中最朴实和打动人心的情感,使其具有一种作为艺术本质的坚硬内核。它其实是一种返璞归真的人性本色和理想。尽管它是一种看上去简单的表达形式,但它也像一切手工时代的艺术一样不只需要精湛的技艺,更需要一种一丝不苟的持久的表达耐力,这是对艺术家品质和人性的一种考验和磨炼。从这一点上,可以说当下人们对写实主义既爱又恨或者爱恨交加,而爱的是它的精神内核和本质,恨的是在这样一个急于把时间和生命换成钱币的年代,我们的生命是如此地缺乏写实主义艺术的质地,在千疮百孔的生命镜像里我们看到了我们自己的丑陋——我们是多么不愿意看到这一切!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到这样一个故事:几年前的一天,画家杨先让走进美国一家一直以展览抽象主义作品著称的著名现代艺术画廊。一进门,他一下愣住了,他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但老板还是那位他熟悉的老板。他问那位老板为什么忽然在自己的画廊开始展览写实主义作品,那位老板所答非所问地喊出一句话:“9•11”之后,该清醒了!
       中国写实主义落后了吗?这是一直困扰中国艺术界并频频引起争论的一个伪问题。我们的心理在经历过各种冲击和心理摇摆之后,变得成熟了吗?

编辑:章琳

版权所有:西部艺术网 陕ICP备13001352号    投稿E-mail:1352009143@qq.com 13992858736@126.com    联系电话:1399285873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